御林书

字:
关灯 护眼
御林书 > 耽美女配只想告辞(np) > 39.以心魔立誓

39.以心魔立誓

纪欢倚在亭旁的栏杆上,懒懒打了个哈欠。

        她对师父要和温道君说什么并不感兴趣,她现在只想回碧汵峰,洗上一个热水澡,再美美睡上一觉。

        但眼下又不能离开,只好随手摘了朵花,一边扯花ban,一边数,打发时间。

        好在不久后,陆希夷终于回来。

        纪欢刚数到第五朵花,还没有把亭子旁边的花树薅秃。

        “温道君要回尘音谷了,你去送送他吧,为师在这里等你。”

        大半年没有听到师父的声音,纪欢有些恍惚地点了点头,便轻快地往他来时的方向跑去。

        她没有回头,自也没有看到陆希夷那倏然沉寂的眉眼,低暗幽沉得仿佛深海。

        没走多远,纪欢就看到温远岫正站在梨花树下。

        他长身玉立,花枝香雪交错,霞光如碎琼透过花簇,点缀他俊美的轮廓,零星的落花点缀在男子的发间,犹如一轮清冷孤月。

        方才他和师父说话,有没有提到他们之间的事情?

        师父又是怎么回他的?

        不过看起来师父也没有生气的样子,是因为温道君没有提,还是他已经说服了师父?

        纪欢迷迷糊糊地想着,走上前道:“温道君,你要回宗门了吗?”

        温远岫微微颔首轻应:“嗯,等清源宗门大考时,我再来看你。”

        话音未落,他垂眸看她,又俯下身来,似乎是要落下一个吻。

        纪欢有所预感,紧张地闭上眼,想着若是吻她的唇或者脸颊,她是否能够忍下那种呕吐的冲动。

        如果只是一下,如果只是轻轻一下,应该能勉强忍住。

        但……

        吻没落在她的唇上,甚至没落在她的眉心,只落在她的发上。

        甚至没有停留,只是极为短暂的轻触。

        像是蝴蝶轻飘飘地扇动了一下翅膀。

        怜爱而珍惜。

        应该是在顾及她的洁癖吧?

        纪欢红着脸,分明是这样轻柔的吻,却足够令她心跳不已。她甚至不知道怎么会回答,只轻轻应了一声。

        从惩罚界面出来之后,温道君没有再提起那里头的事情。

        是不是觉得,维持现在的距离就好。

        毕竟原着里那样全世界男人都在搞基的世界,温道君还能独善其身,一心修行,无心情爱……自己应该也没有那种让他变成那种除了自己什么都不要的恋爱脑的本事。

        那,下次再见吧?

        想到这里,纪欢用手指提了提脸颊,nie出一个笑容,还想和他挥手告别。

        “纪欢。”

        唤她名字的声音有些郑重。

        她不自觉攥紧了衣襟。

        温远岫垂眸看她,眉眼秀逸,墨色的眼瞳笃定而认真的望向她,像是要通过这一眼,将她镌刻进眼底。

        随后他启唇开口道:

        “我喜欢你。”

        “哪怕永远无法碰触你,我的心也不会改变。我爱你,爱你的一切,第一次爱的人是你,最后一次也是你。”

        “我不会触碰别人,就算你不爱我,我也永远只会坚定的选择你,从始至终只有你……”

        “我温远岫以心魔立誓,此生只爱你一人。”

        ——我要他唯独对我一人爱意汹涌,要轰轰烈烈,要他眼中只有我,所有一切都属于我,只属于过我。

        ——如果不是,我便不要。

        纪欢诧异地睁大了眼睛,分明这样热烈而甜蜜的告白,她却不知道为何有想哭的冲动。

        分明只是要求一份唯一的感情而已。

        可这世间女子,往往都只能得到所谓“过尽千帆”后才可怜的一点点爱,还要因为这奇怪的世道,为此感恩戴德。

        她比这世间大多数女子幸运得多,而这份幸运,足够令她愧怍。

        少女双颊微红,眸中泪光隐隐,却依旧清澈无瑕。

        温远岫想擦去她的泪水,但想到她不能与人接触,手顿在半空中,最后只能伸手轻抚了一下她的发。

        纪欢察觉到自己的失态,用袖子擦了擦脸,她想要立刻给温远岫回答。

        一个真实的,照应她如今心情的回答。

        她笑着开口,声音有些哽咽:“温道君,其实我还不太清楚我自己的心。”

        “我可能有些喜欢你,但这份喜欢只能算是好感,不及你对我感情的零星半点。而那时的吻,可能更多的是我头脑发热,心猿意马又在感动之下做出的决定……”

        她喜欢温远岫,但还不够喜欢,还不够热烈,还不够对等。

        她觉得这样的喜欢,对温道君来说可能有些不公平。

        温远岫微微抿唇,目光如chun风,嗓音低柔。

        “没关系,这样就好。”

        情爱从不该是对等之事。

        若是为她,一切都,心甘情愿。

        这样就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