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林书

字:
关灯 护眼
御林书 > 掠食(强取豪夺) > 游戏结束,我玩腻了。

游戏结束,我玩腻了。

k的手已经摸上了腰间的枪,紧绷的下颚线在扭头间透露出愤怒的情绪。

        “动协的人?”

        那支冰冷的枪口抵上了丹尼的额头:“你跟我玩,黑吃黑?”

        几乎是同时,原本窝藏在灌木丛中的佣兵跳出来,枪口齐刷刷怼着树上那人,食指扣动扳机。

        对方似乎身手极好,一双脚勾着树干,整个人倒挂着,叫那伴随枪声呼啸的子弹尽数落在了树干上,他自己半个身子都隐在树后,不慌不忙地解开那早就悬在树上的黑色巨型塑料袋。

        那上头还隐约有抓痕,显然是早有食肉动物觊觎过。

        敞开的一瞬间,和刚刚那坨被扔下的腐烂肉块如出一辙的气味发酵。

        咚、咚、咚。

        十来块凝结着血丝的肉、猪内脏,准确投掷进兽夹里,尖利的齿状物尝到血腥味儿,死咬住不放。

        做完这些,那人嫌恶地一拍手,跃下了树。

        和来时一样神秘――

        “大功告成。别忘了脱身之后,把钱转到我账hu上。”

        佣兵已经无暇理会他了,因为他们听见了四下灌木丛中,微微响动的脚步声。

        很轻,又十分急促,匆匆往这处赶。

        愈来愈近,带着令人作呕的臭味和狂浪的笑声。

        在东非,只有一种动物,叫声肖笑声,大小似犬。长颈,后肢较前肢短弱,躯体较短,肩高而tun低;颈后的背中线有长鬣毛;具cu壮的锥形前臼齿,裂齿发育,臼齿退化。颌部cu而强,能轻易咬开骨头。

        最重要的是,好觅食腐肉,嗅觉极灵min。

        尊雌xing为首领,虎视眈眈地盯着面前的丰盛大餐。

        象群默默围拢,把小象护在最里面,长牙对着嘴角渗出涎水的鬣狗群。

        于屹松开了钳制沉枝的手,声音压低,凑到她耳边。

        “跑。”

        *

        不同的族群相遇,鬣狗向来最好争夺猎物的归属权。

        它们不敢去挑衅结群的成年非洲象,转而将攻击对象视为人类。

        不知道是谁开的第一枪,打响了战争的号角。

        到处都是佣兵被围咬的惨叫声,鬣狗中枪的哀嚎。两方扭作一派混乱,倒没有人盯着沉枝。

        她往cites那处跑,妄图把深入地里的铁链拔出来。

        手刚攥上铁链,在相距不到十公分的地方,突然探出来一条柔软象鼻。

        是为首的那头成年象,它轻轻叫了一声,长鼻发力,轻而易举地将深嵌入土里的铁链拔出――

        cites忍着痛,艰难站稳了身子。

        湿run的象鼻蹭了蹭沉枝的掌心。

        “跟它们走吧,你回家了。”

        “你自由了。”

        那只受伤的象腿颤了两下,巨大的象首往沉枝怀里一拱。

        亲昵的、眷恋的。

        最后被象群护着、一步三回头地离开。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