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林书

字:
关灯 护眼
御林书 > 人类消失之后(nph人外) > jian商人蛇-再乱动就按下去

jian商人蛇-再乱动就按下去

48、

        蛇是冷血的生物。

        可因抱着一只壮实的蛇先生,觉得亚德利尔说的也不完全准确――迦兰先生明明就很温暖。

        她不知道是自己的体温感染了迦兰,怀抱着暖乎乎的他,在他怀里蹭了蹭。

        xue口还被他的xingqi堵得严严实实,肚子胀鼓鼓的,灌满了他的精ye,稍微有些不适,但她可以忍耐。

        迦兰被她主动亲近得十分开心:“宝贝,这么喜欢撒娇?”

        “因为是先生。”可因抬头,看着他被哄得止不住溢出愉悦之情的金色竖瞳,思索片刻问:“我能问几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迦兰的蛇尾缠紧她,“趁我心情好,可以免费解答你的问题。”

        她澄金的眼里满是纯粹的感激:“谢谢您,先生。”

        迦兰弯了弯眼角。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太天真,怪不得被便利屋丢弃还心心念念想着他们。

        他又在心里把兄弟俩贬低得一文不值,就感觉xiong前温顺的脑袋往上挪动,女孩柔软的脸颊搁在他心口,他忍不住握住她的腰,听见她同样软绵绵的声音在问自己:

        “维希的情况怎么样了?”

        握着腰的手一愣:“谁?”

        可因比划了两下自己的耳朵:“那个黑皮肤的、尖尖耳朵的……”

        “哦,黑暗精灵啊。”迦兰腾出另一只手nie住她圆run小巧的耳垂,“看在你的面子上,送到克莱恩那里去了,他的治疗手段很有名,相信他们两个精灵一定能愉快相处。”

        他不明所以地哼笑一声,也想看看这两位同为精灵种却阶级天差地别的两个家伙见面是什么样的场景。一定会非常有意思。

        但话说回来……

        “你怎么不是想他们就是想他,能不能想想我?”

        可因将他蹂躏自己耳垂的手摸下来,放到xiong口紧紧握住:“可是您就在我身边啊?”

        一眨眼就能看得到,抬抬手就能摸得到,还与她保持着如此近的距离,她再问的话是不是有点明知故问?

        “……好吧,好吧。”他果然不善于应对这类坦诚的xing格,“那家伙没事,他身体素质好着呢,失血过多而已,伤口愈合就很快能工作了。”

        没事就好。可因把他的手移到自己肚子上,说起了正事:“先生,需要在里面待多久?”

        身上黏糊糊的,汗水和各种各样的体ye快要干涸,她不太舒服,想要清理一下,不安地动了动腰。

        发现她想拔出sai在xue口的两根阴jing,迦兰抽出手,将她往上抱了抱,蛇尾缠得更紧,紧紧合上两条腿,令她无法动弹。

        “还有一会,我得确定宝贝的小子宫好好地吸收了它们……还有什么问题吗?”

        她尝试着商量,不知道自己这副模样就是仗着他心情好而得寸进尺:“我不会让它们漏出来的,可不可以拔出去?”

        “不可以,宝贝。”他扬起一个虚假的笑容,再次拒绝,“下一个问题。”

        “可……”她好想洗澡。

        “最后一个问题,要好好珍惜哦。”

        “……”她抿起嘴唇不乐意了,扭了扭身体试图逃出他窒息的纠缠。

        “宝贝,再乱动的话我就按下去。”迦兰温柔地按住她微微拢起的小肚子,里面灌满了他的nong稠初精,是最适宜受孕的东西,他只轻轻一按,就引得她强忍着被压迫的niao意发抖,憋得脸颊泛粉,瞬间一汪泪涌出,细喘连连,可怜极了。

        他及时收回了手,安抚地拍拍她颤抖的后背。

        “说起来,我这里刚好有一批新到的书籍,本来就是为你准备的,也算是物归原主了。”

        可因想起卡斯利尔是对她说过教她认字的事情,哑着嗓子连忙追问:“什么书籍?是卡斯利尔……”

        “不许再提这个名字,”迦兰捂住她的嘴,“待会就带你去看看。”

        可因被捂住嘴,眨巴眨巴眼睛。

        他乐了,又遮住她的眼:“睡吧,好好休息。接下来还有一场拍卖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