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林书

字:
关灯 护眼
御林书 > 金玉质【1V1】 > 争吵

争吵

一边是年末生意场人情往来,一边是实验室和委托人之间职权推拉,又要费神躲开Edith的纠缠,还时不时有大洋彼岸的几只苍蝇发来密信叫嚣。

        萧徇铎也算得上千头万绪,连轴转了几日才梳理出些条理。

        当他风尘仆仆推开池珏家门,正满心期待温柔乡抚wei心灵,被迎面飞来一只抱枕砸中。

        随之而来还有小姑娘的哭骂声,他脑门儿一嗡,踢了鞋冲进去。

        池珏一手扶餐桌站着,桌上都是没动几口的残羹冷炙,花ban型的眼眶气红了圈,一手颤抖地指向沙发那头的徐知煜。

        “哟,你俩孩子似的,这是争糖吃恼了不成?”空气里有些幼稚的剑拔弩张,萧徇铎以为他俩为小事拌嘴,拎着抱枕挑眉道。

        徐知煜杏眼圆睁,脸上愤怒痛苦倔强交织,听见声响才发现他进来,倏然变色,急忙弯腰从地上提起了什么。

        萧徇铎走上前几步,穿过沙发椅背,才发现徐知煜竟然光着腿没穿外裤。天蓝色卫衣梢长,衣摆盖住隐私部位。只是两条肌肉萎缩的腿上一圈圈锢着金属寒光,铁锢深嵌进凹凸的皮肉,而缝隙间露出的腿肉青紫交杂,已看不出原本的肤色,残忍得触目惊心。

        他张了张口,倒抽一口凉气又合上了。

        徐知煜松垮垮系上裤腰,自暴自弃地抬头盯着池珏,讽刺一笑:“你要看,现在看见了?怎么样,还满意你看到的吗?”

        “阿鱼...我不是...”池珏哽咽着喘不匀气,艰难地吐出几个字。

        “不是什么?”徐知煜眼神像利箭般she向她,锋芒冷冽如有实质,“不是可怜我施舍我?不是自以为是自作主张?池珏,那些烂事你知道便知道了,非要我扒光了,把所有伤口都撕开晾在你面前吗?”

        萧徇铎偷空扫视一圈,这才注意到沙发脚边散落着十几只精致的奢侈品纸袋,里面是些男款的衣物和用品。

        他眨眨眼,明白了大致情况,先走到餐桌边扶着指尖颤抖的池珏坐下。

        “......“抿了抿唇,虽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都不合适,他还是按国际惯例劝架道,”她也是为你着想,不必这么咄咄逼人。“

        徐知煜看向紧挨着的男女,目光落在池珏手上的钻石指环上,恍然大悟地心痛笑道,“我咄咄逼人?怎么不说她何不食肉糜?你萧徇铎也不必在这假好心,我泥潭深陷,你香玉软怀。多好,你赢得多么毫不费力?”

        “赢谁?”萧徇铎老神在在,端了杯温水放到池珏手边,大风大浪见多了,还不至于因几句话失了气度,“赢你?恕我直言,打从第一天起,我就没把你看作过竞争对手。”

        热汽在空中紧张地盘旋直上,徐知煜瞪大了眼,一时间被他顶得想不出如何反驳。

        池珏心里颠来倒去,自觉被萧学长撞见争吵已是丢脸,又害怕萧学长再说些什么让场面更惨烈,思量片刻,慢吞吞开口解释道:“阿鱼,我们没有轻视你的意思,只是想关心你,不想你过得太艰苦。”

        杏眸像是突然被淬毒的刺扎中,双眼暗红胀痛,几乎要流出血泪,他站不住地后退一步,忿恨道:“你们?呵,凑一块儿跟我道貌岸然是吧。打量你们在别墅楼上做的那些腌臜事我不知道呢?这天底下,谁又比谁纯洁高贵些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