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林书

字:
关灯 护眼
御林书 > 占有月亮(姐弟骨科) > 【第二世假真心】

【第二世假真心】

【第二世・假真心】

        太医开了几帖药,熬了川贝枇杷膏,嘱咐修弥每日餐后用几勺。半月后,被烟熏坏了的嗓子总算是能好好地讲话。

        这时候,燕国已厉兵秣马进攻漆国,拿下了漆国的一半河山。大军停滞在淮河河畔,与对岸的漆国军队隔着河流对峙。

        漆国递来国书求和,朝堂上主战派与主和派争执不下。

        左相主战,说应一鼓作气攻下燕国;皇后主和,说战争劳民伤财,应让漆国割地赔款,让百姓休养生息,大举进攻之事再徐徐图之。

        修弥写了封折子给燕帝,表明了自己想去前线随军。

        半天不到,折子便被退了回来。

        燕帝在折子底下留言道:前线危险,不可离宫。

        随军之事,不让再提。

        雁倾公主日日都来鸿宁殿,带着补品和礼物。

        表面上是探望她的表弟,实则与修弥寒暄几句,便折去偏殿与婉儿待在一处。

        二皇子、三皇子都来探病,见他不便言语,也就说了些车轱辘话,留下些心意便走了。

        倒是严妃有些在意那日起火的情况,明里暗里地探听些消息。

        修弥不想说话,便指了指自己的hou咙。

        严妃笑得和和气气的,一边让四皇子给修弥呈了一碗银耳秋梨汤,一边提起那日的情景,埋怨四皇子。

        “昀儿,这也都怨你话多,吵得你于归表哥心烦离席,如果不是你,整座梨宫也不会烧塌了半边。”

        四皇子连忙道歉认错:“母妃,于归表哥,我错了。”

        修弥伸手虚虚地扶了一下正要下跪认错的表弟。

        严妃聒噪,见打听不出什么来,又拉着修弥唠家常,说一堆各个宫里头的八卦。今天二皇子宫里碎了个花瓶,昨天三皇子被陛下罚了抄书……零零总总,话一大堆。

        她埋怨自己儿子话多,却也不看看是从谁身上学来的。

        修弥听得好笑,又不好赶人。

        严妃此人,在前世,也不知是大智若愚还是运势极佳。

        皇后病倒后,严妃代掌凤印,很快做了贵妃,兢兢业业地cao持着后宫事务,心思都明明白白地写在脸上,叫人一眼就能看透。

        左相起事被伏诛,二皇子与三皇子的母族都随之倒台,皇储位置便落在了四皇子头上。

        修弥看着她那双与母亲相似的眼睛,不禁有一瞬的恍惚。

        算算年龄,她约莫也与母亲差不多大。

        所幸四皇子有功课要温习,严妃的多话没有持续太久。

        修弥被叨扰许久,披了大氅,起身去庭院中散步。

        雪已经停了,有宫人在扫雪。

        路过偏殿,从半敞着的轩窗外便能瞥见过表姐与婉儿的身影。

        婉儿坐在书桌边,雁倾站立她身侧,俯下身,手握着婉儿的手,正在教她习字。

        她垂下的发丝与落在婉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